江月白

魔道黑,光母黑。cp杂食。喜欢很多冷cp。

毛毛已经帮光母退出原耽圈了hhhhhhhh真是优秀的毛毛

【扩散】墨香铜臭及其团队、狂热粉丝举报途径、模板。

justwe在光母坟头蹦迪:

扩散


从此心安:



个人观点:网络耽美写手墨香铜臭及其团队、狂热粉丝反人权反国家,以墨香铜臭三次元好友、官方大博账号“墨印香堂”为代表,违法对不喜欢《魔道祖师》这本书的人连续打击报复至其自杀入院、深圳与重庆两地警方受理介入处理后,还不放过,从受害人朋友处骗取医院信息后进行地毯式人肉,耽误国家医疗体系运转、公然煽动并组织学生群体做黑社会、邪教式的违法行为去杀人,是耽美小说之耻、国家毒瘤、中国文化界和青少年成长必须警惕的祸害,希望社会各界积极举报,拯救被其粉丝组织传销洗脑后的孩子们,也拯救自杀的那位姑娘,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更多受害人。








举报途径:http://report.ccm.gov.cn/manager/wljb/index_jbinfo.jsp








这是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大家要做的事情如下:

1、真实准确的将自己看见的信息,填写到这个上面。

2、将已经发布出来的微博链接,附在相应内容的后面。

3、理性的填写诉求,逻辑清晰,语言准确,尽量别有错别字,不能有任何情绪化的内容。

4、记住自己的查询码。

转自微博“崔紫建先生”:依法理性表达诉求,依法维权。天下之大,我倒想看看是不是随便来个写手就可以搞什么乱七八糟的组织了。依法治国了,学会使用正规渠道,学会使用法律手段,合情合理合法的表达,你就会发现国家机器远比想象中好用的多。








个人举报内容如下,大家可以参考——








实名举报晋江文学城耽美作家墨香铜臭及其团队、狂热粉丝违法人肉、二次人肉、三次人肉微博网友“一只呆萌的柠檬”。








2018年8月30日,受害人自杀,经网友报警进入医院抢救后,墨香铜臭团队以微博账号“墨印香堂”为代表,发微博造谣自杀事件是受害人自导自演,并举行有奖转发,当天转发量过了5000,此事立刻被报警人微博账号“霜叶”进行澄清,最开始进行人肉的墨香铜臭读者也进行声明人肉和自杀确有其事,绝非自导自演,此事引起网络公愤,而墨香铜臭团队拒绝删除造谣微博。








9月1日,在重庆、深圳两地警察已经受理报案、介入调查后,墨印香堂从受害人朋友处骗取了抢救受害人的医院信息,发于微博之上组织墨香铜臭粉丝地毯式搜索重庆某区的医院,干扰医疗系统正常运行,对尚未确定脱离生命危险的受害人进行第二次人肉搜索。被骗取信息的被害人好友立刻用多种渠道苦苦哀求墨印香堂住手,被无视。第二次人肉搜索被网友们口诛笔伐后,这条煽动并组织人肉搜索的微博被转入朋友圈,墨香铜臭团队开展了第3次人肉搜索。








除此之外,墨香铜臭本人代表作《魔道祖师》涉及同性恋色情内容,违法发行刊物(网络俗称“本子”)敛财,她本人在2018年3月18日于自己的微博“墨香铜臭MXTX”上号召粉丝对网友“你真好玩儿”进行网络暴力,随后该网友被人肉搜索出照片等个人信息,遭遇口诛笔伐。她的作品抄袭、融梗、营销后拒不承认、三观偏差,宣扬一个人哪怕故意残杀了3千无辜的人,但只要死过一回,受害人家属就不能再追究的道德观,并将该观点包裹成同性恋爱情故事向粉丝宣传、洗脑。其粉丝多次组织人肉、网络谩骂、污蔑其他小说或漫画抄袭《魔道祖师》、对未成年男童宣扬同性恋、对高三学生上课讲《魔道祖师》等恶性事件,早已引起公愤,在网上随便一搜便知。








墨香铜臭同名小说改编的《魔道祖师》动画正在上映,改变的电视剧《陈情令》即将上映,社会影响太大、毒害青少年太深。她是目前最赚钱的中国耽美写手,《天官赐福》影视版权卖出4000万,是行业的标杆,有巨大的被人效仿的影响力,因此实名举报,恳求国家出面管理。






修一下《春江花朝》,唔……十章之内肯定完结。

这是要走沙海二的原著剧情了呀,超期待

南风西洲:

完辽,刚准备试着写一个梁山的he,翻微博看到了这个图。
                  
张日山下线,黎簇梁湾像是攒着一波大糖,吴邪也终于出来了,我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写谁和谁,甚至暗戳戳的想写吴邪×梁湾

关于江枫眠

我:江枫眠这种人真的是不配有老婆!
姬友:对!
我:他不会哄老婆,不会哄儿子还不会哄女儿!
姬友:但他会哄魏无羡呀!
。。。
这一把刀真是又狠又准。。。

过年啦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第十三年,我还在。
又一年817。

【羡澄羡】高岭之花(性转慎入,超级ooc)

正片之前先码个戏水

魏姐澄妹小姐妹俩戏水,接受无能的可以离开了

写这个完全是为了自己开心^_^极度ooc 不存在文笔

——————————————————————

  送你一尾鱼。你可知鱼腹藏尺素?

  你便要将那些个小心思浸在鱼肚子里么?半点不机灵。

  师妹怎知我有小心思?可不准我塞张白纸了?是你自己有了什么心事罢!

  江澄嗤笑一声,杏目上挑,鄙夷的姿态做了个十足。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显出别样的俊俏,教人生不出气来,只在心中暗自描摹她敷粉面貌,赞一声妙。

  她撤下鄙薄调侃的样子,细白的手掌一摊,向身前的少女道:“鱼呢?”虽是讨要,却是一副少女欠她的模样,让人叹一句娇蛮。

  那人弯了桃花眼,反手握住江澄伸出的手掌,将人往前一带,竟是牵着她便往屋外走了。

  “师妹,师姐带你去捉河鱼。”魏婴跑得飞快,仿佛脚下生了清风,就带着人向周边一座山跑去了。

  江澄无奈道:“为何不御剑?”耐不住魏婴自小知她心性,硬是品出她后半句隐在口舌中的讽刺。

  有剑不用,偏要跑,你是傻子么?!

  到底是长了几月年岁的师姐,魏婴微笑道:“累了?”

  这边江澄立马不提御剑之事,哼一声:“没有。”

  魏婴一看她嘴硬就忍不住唇边笑意,笑声惊走了鸦雀,教江澄笑闹着追打她一路,一早上那点江家少主的正经全然不见了。

  两人终于上了山,江澄才知道这山上挂着条小溪,两岸绿枝衬得溪水清新可爱,那一簇一簇的细小河鱼更添生气。

  魏婴早有打算,今日特意着了适下水的草鞋来,娇娇面貌打扮却不甚讲究,最简便的短褐配草鞋,自是一番野性灵动。江澄打量她才幡然醒悟,原来这坐不住的活泼师姐今日是早早准备好了,诓她逃了今日的早课来摸鱼,一连衣衫都已换好,偏自己还一身校服同她一路飞奔,不知被多少人看了去,让阿娘知道了免不了要责罚。

  江澄却也不是矫情的人,既已出了莲花坞便要好好玩耍了,只是气她不提醒自己要换衣裳,怪到:“我这一身如何下水?打湿了又要挨骂!你也不提醒我,小心我扒了你那几块布!”

  “你且脱了鞋袜便下水嘛!捉了河鱼,叫师姐煮汤喝,定是鲜美极了。”魏婴听她笑骂,心情愈发好了起来,急急拉她下水。

  云梦的夏日最是暑气灼人,溪边遍地的绿也遮不住灿灿的日光,江澄才一下水,山泉淌成溪的凉意便环了她一双玉足,微微蹙起的含山黛眉霎时间舒展了,只是溪案底铺满了河石,这几块长了青苔,那几块凸起棱角,磨得她脚底发痛,一时间站不稳,走不得。

  “江澄!你快些!我可是捉了好几条了!”魏婴在十几步外喊道,脸上满是调侃的笑意。

  江澄哪里不懂她的意思,脑子里顿时响起了她师姐得意的声音:晚吟小师妹又要输给我了!

  可脚底痛意不减,她贪溪水清凉,又见不得师姐在自己面前卖弄,朗声叫一声:“魏婴!”

  少女闻声抬头,两手还沾着些河泥,腰胯边的竹篓轻轻颤动,是捉了鱼不假。她毫无防备,被江澄兜头一捧水泼了个正着,红绳束着的乌发湿了几分,紧紧贴着白皙的脸庞。

  魏婴忙把手洗净,狼狈的模样逗笑了江澄。

  人,是紫衫迷蒙;声,是灵动清脆。

  魏婴穿了草鞋,不怕脚下石子硌脚,在水中也跑得飞快,纤长十指收拢一捧凉,立马沾湿了江澄穿着齐整的校服,勾勒出一点少女身形。

  “我看你是找死!”江澄喝到,摇摇晃晃往前走几步,身前溪水尽数向前覆去,把魏婴浇了个全身湿透。

  “不泼得你透凉我跟你姓!”魏婴甩甩额前湿发,扑向江澄,两人在将将过膝的溪水中闹起来,衣裳不一会儿便湿透了,贴着身子,少女身形一览无余。

  二人言辞虽粗鲁,不似其他闺中少女文雅,可看官且思忖罢,二八少女,林间溪中,晶亮水珠翻飞,笑声泠泠。

  道是: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衣裳都湿了!鞋袜穿不得,我怎么回去?”江澄手捞水底,又是掀起一片水花。

  魏婴堪堪躲过,向水中踢一脚,又添了江澄一身凉快。

  “你就光着脚,湿着衣袍,御剑回去嘛!教一路上的人都看一看,我们云梦江家的小师姐也是个有料的女子了!”魏婴朝她一眨眼。

  “大师姐虽差些,也还是不错的!”江澄又是不示弱,还嘴道。

  两人都一身皆湿,谁比谁好到哪去?


  等日上中空时,虞夫人总算看到逃了早课的两人回来了。

  魏婴一身短褐,背着光足的江澄,收了剑,一步一步走来,淌下一道水印。

  受罚且不提,江厌离倒是真把魏婴抓的几条鱼熬了汤,溢了满屋的香气。


江澄见魏婴用小罐捧了一条鱼来,杏目弯出柔情。

不是都熬汤了么?还剩一条作甚?

送你一尾鱼。你可知鱼腹藏尺素?

藏你塞进去的一张白纸么?

藏我想对师妹说的话呀。

  那你说便是,为何藏着?

  魏婴闻言,撩人的桃花眼又笑了。

  师姐不便说的小心思,自然是要藏着了。师妹何时品出来?

  江澄见她不言语,揽了她脖颈,轻声道:“不说便睡了。”

  魏婴暗自好笑。怎么调侃你时,话说一半便懂了我意思,如今风月心事说得这般通透还不明了?

。反正时日尚多,留一辈子来品。

  魏婴合了眉眼,安然睡了。自然一夜好梦。

FIN
————————————————————————
超级ooc,没有文笔可言2333

如果看了请不要点小蓝手,丢不起这个人😂





 

【羡澄羡】高岭之花(性转脑洞,慎入)

其实我有一个燃烧的百合魂XD
小姐姐就应该和小姐姐在一起
观音庙穿越梗
平行世界

———————————————————————

夜雨正盛,江澄崩溃质问前,一声惊雷,平行世界双十年华的真·魏姐和真·澄妹穿越了。

两个妹子一脸懵逼地看到男版的自己,到庙里暗处躲雨,听完了江澄带着哭腔的控诉。

澄妹:(听到自己金丹是魏无羡给的)我金丹是你给的??!!你还说是什么抱山散人你个骗子!艹你大爷的老子这么多年的努力还特么是你施舍的??!!

于是跟男版江澄一起崩溃,拔剑欲砍魏姐又想剖丹归还表示自己不稀罕她的施舍,你谁啊你就这么草率地替我做决定?!滚!

魏姐马上夺剑:师妹你听我解释!我心甘情愿的!你住手!!

然后拉拉扯扯间动静太大被庙里其他人发现了。

众人惊恐:这这这是什么蛇皮操作???这俩女人是谁为什么跟江澄和魏无羡长得这么像?

  魏姐看到男女两版的江澄杏目里盛满莹莹水光和男版忘羡依偎在一起的样子表示接受无能。

  我从小到大最亲的师妹到这边居然受我自己和外人的欺负???

  于是破口大骂:那边那个黑衣服的,你算个什么东西!师妹,他食言了我才不会跟他一样没良心!剖丹是我自愿的,我我我,我是真心想要你好的。。。你别信他!跟你在一起这么久的是我!

想到魏姐对自己多么好的澄妹稍稍停顿了一下,被魏姐果断夺剑。

受不得魏无羡被骂的蓝忘机出言鸣不平:若不是江晚吟在危难之时执意回莲花坞,失了丹,婴何苦剖丹给他!

  好不容易平静一点的澄妹和还处于震惊之中的江澄瞬间爆炸:他自己傻子一样在大街上晃悠,我不去给他引开追兵,现在坟头草都不知道多高了!!!

  说完秒后悔。

  然后魏姐和魏无羡原地爆炸。魏姐崩溃,魏无羡从蓝忘机怀里窜到江澄身边,满脸不可置信。

  对,就是这样一个全程爆炸的地雷现场。

金光瑶从旁挑拨,添油加醋地叙述羡澄二人近二十年的纠葛。

聂怀桑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

刚刚还在为弟弟辩解的蓝大不出声。

金凌突然收获两个姨,目瞪口呆ing。

澄妹边哭边气愤痛斥:叫你别修鬼道你不听!照这样下去再过一阵子姐姐和金孔雀就要死了!

魏姐听到未来亲友和自己惨死,江澄带着金凌疯魔十三年,待到她献舍归来有跟蓝忘机搅在一起伤江澄的故事,表示我不是我没有!

魏姐:我不练了!再也不练了!你养我一辈子好不好?我在你身边,再也不想见到那个二傻子了!

突然被cue的蓝忘机:???你刚才还说你喜欢我。。。

魏姐大叫:不是我!!!是那边那个黑衣服的!我不喜欢你!在我那边的时间我也不喜欢你!

那边那个黑衣服的:江澄你是为我失丹的?!

江澄(不想理他):你走吧,跟你的蓝二过去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你们尽管亲热,我回避。

魏无羡茫然无措。江澄好像真的不要他了。

魏姐os:我觉得我平时没多坏啊,怎么变成男的就那么混蛋?

然后就是平淡而欢喜的小姐姐百合日常。

记脑洞,省的以后忘了。有空更。

【羡澄羡】春江花朝(三)

ooc预警
有忘羡和追凌
一定一定慎入

  魏无羡抱着小盒发愣。
  他想到了很多。例如盒子上的莲花纹,是莲花坞里比较难养的一种睡莲。他当年为了画那花的样子,硬是拉着江澄一同等了许久,没人都要去看看开花了没有。
  例如他想起了剖丹时,两天一夜的清醒。温情手起刀落,一丝不苟。温宁立在一旁看他咬牙,默默给他擦了额前汗。而江澄躺在他身边,他们脸色一般的苍白。
  例如在踏进酒楼前,金凌那一声师姐。
  他第一反应不是想起江厌离,却是心头千回百转,要从这游离世间十三年的孤魂里死死掏出一点泛光又带血的记忆。
  他原来,也是给人当师兄的。

  蓝忘机一直揽着他,临时叫了一间卧房,令这几个小辈买了些东西,又拿出件外衣给他披上。魏无羡屈指,摸到了细细的绒丝。
  往日里他身子强健时,有人陪他斗酒纵马。如今他献舍的躯体经不起缭绕的鬼气,也有人为他夏日备冬衣。

  阵法,终究是告一段落了。他们已探了个大概,况且金凌师姐弟正往那处去,他此刻拿着金丹,无力去见他们。

  他蓦地想起那个小姑娘看似风轻云淡的脸和藏不住的紧锁的细眉,眼底有喷薄的恨意。她大约是因为江澄剖丹而对他深恶痛绝,弟子维护师父,人之常情。

  好像有一段日子,不知是多久。云梦的魏婴会为了他师弟跟别人红了脸。有个喜欢嚼舌根的泼皮,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上一辈的恩怨,明里暗里都戳着江澄的脊梁骨。他呢?他同那人打了一架?还是把他赶走了?

  不记得了。这一点细碎的过往,已经跌进他魂魄残缺的漏洞里,被风,被十三年的飘零,碾碎了。

  蓝忘机知道金丹的事不能耽误,不管魏无羡是否愿意接受这颗金丹,总归是先带他回云深不知处调养身子。几个小辈应声随他们走了,只蓝愿定定的望着一处,不消片刻又跟着来了,脸色不大好。

  蓝景仪出声询问他,他道无碍。这边便有几个小声调笑他是害了相思。哪家的少年不是少年郎?规矩的蓝家也要有思春年少的。蓝愿不答,面上又白了几分。



  金凌想不透江唯在做什么。阵法没看多久便拉着他回了镇上,铺开纸笔便埋头写画,煞是认真。

  “这么有意思?”金凌咂咂嘴。他一向对阵法典籍之类的不甚关注,专心练剑及心法。

  “反着来的还真是少见,记下来回去好好研究。”江唯嘴上应着,并不停笔。

  金凌轻笑一声,似是在问她,记下又怎样?这么奇怪的阵法,难不成你还能有什么用处么?

  江唯闻声将笔搁在案上,道:“会有用的。”

   @潜心修仙